2020欧洲杯预选赛-吴凤:因为去武汉,我剪掉了17岁就留起的长发

2020欧洲杯预选赛-吴凤:因为去武汉,我剪掉了17岁就留起的长发

每经编辑:宋思艰

1月23日,也就是大年二十九,我下班后和老公(胖子)在超市采购,为过年做准备。胖子看到上海医疗队赶赴武汉的新闻,立马问我“广州会不会也要派医疗队?”“上海派的医疗队主要是ICU医生和呼吸科、感染科医生,你会不会也要去?”

我愣了一下,琢磨起来:长江流域冬天非常湿冷,还没有暖气。我自己是湖南人,在北方读书时就发现远比北方和广东同学要扛冻,着凉感冒的风险也低。

胖子一听我的回答,感觉不对劲,哭丧着脸问我:能不能不去?我反问胖子,万一北方医生或广东医生去了武汉以后着凉生病了怎么办?我们湖南和湖北地理位置毗邻,气候也一致,应该过去支援是最合适的。

1月24日,大年三十,下午2点半,我们科陈仲清主任在工作群里发布抽调赴武汉医疗队人员的时候,我第一时间报名了。

当时我还以为是明后天出发,至少能在家里过个年。接下来就是出发前的准备了。我的头发也要剪短,否则是潜在的感染源。我运气好,超市附近居然有一家理发店没关门。

理发师很诧异地问我:你长发及腰,这么长的头发,现在很少见了,怎么舍得剪掉?我给理发师解释:我17岁起就留长头发,平时盘头发,刚好两圈。但现在情况特殊,防护服密闭性强,一穿几个小时肯定出汗,头发长了不好打理。理发师很理解地给我剪短了,还蛮好看。感谢理发师。

意外的是,当天下午,我就接到了医院电话,电话通知说是当天(除夕)晚上就要出发。我赶紧回家打包行李。因为最近两年我有点发胖,以前的大多数冬衣已经穿不下。今年的广州一直暖冬,所以我没添置新的冬衣。我赶紧把衣柜里所有的偏大的打底衫、羊毛衫全部打包。

在车队,我遇到了我们科的同事曾振华医师和给他送行的太太刘警官,还碰到彭岚护士和她爱人。有好多医院领导和同事们来给我们送行。真是太感动了,毕竟当天是大年三十,他们还没吃年夜饭和看春节联欢晚会呢。

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陈辉老师贴心的给我们带了一些维生素片,护士长魏红云更是给我们配备了很多口罩、一次性手术衣。要知道现在防护用品现在很紧缺,医院每天只能定量发放。现在去武汉,多一些防护用品就是多一分安全系数。护士长和陈辉老师更是再三叮嘱我们务必注意防护,因为新闻上说这个病的传染性较强。

接下来,是人潮涌动地送行,我懵懵懂懂地走在人堆,被簇拥着往前行。我家胖子朝着我的两个队友曾医生和彭岚护士不断叮嘱,我感觉他当时的话比过去一年的都要多。

我知道,这将是我永生最难忘的离别的车站。

中为吴凤,已没有了长发 图片来源:南方医院

附:队友曾振华为吴凤写的诗

长辫子姑娘

长辫子姑娘,我们还能记住十年前你的模样

长辫子左摇右晃,辫子下是你的善良

能成为南方医院的一员,得意洋洋

在重症医学历练,职业充满美好和想象

长辫子姑娘,你在除夕当晚变了样

一个紧促的电话,你突然说你要去远方

武汉病毒的肆虐,作为医者要大爱无疆

托起行囊,托起全国人民的希望

长辫子姑娘,你让人拿起剪刀

剪下缕缕青丝,剪下无尽回忆

长辫子姑娘,你不再左摇右晃

长辫子姑娘,你让医疗队伍更加闪亮

每日经济新闻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pigoutzine.com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